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梦入神机小说网 > 这次我要做执刀人

第15章 雪夜偷营,不堪一击

这次我要做执刀人 | 作者:严轻 | 更新时间:2021-10-10 20:00:2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常思过见阵仗不对,似乎不是他记忆中的小股敌骑骚扰,听得莫老头在吼叫库房士卒起床,他略一思索,几个纵跃重新掠回房间,取了他置办的干粮布褡裢往腰间一绑。

   再次出门,循着莫老头吼叫声,往库房珊门跑去。

   “……都他娘的别乱,沿着珊栏壕沟,火把点起来,守紧库房,谁敢趁乱冲抢物资,格杀勿论!”

   “朱麻子你领五人去北面守着,宋牯子你们五个去西面……老子说的西面,你他娘往东跑做甚?石头你们三个把棉袍扎紧,敞开怀给哪个骚娘们看呢?快滚去守东面……”

   常思过闪身到莫兴身边,亦步亦趋跟着。

   瘦小老头吼得口沫横飞,偶尔跳脚把听不懂人话的士卒给踢回去,片刻间稳住库卒慌乱的人心,调派得井井有条。

   库房三十余士卒各安其职,再没有其它嘈杂声。

   刀出鞘,箭上弦,一派萧杀气氛,镇住许多抓着兵器乱跑经过的士卒绕道。

   莫兴手中拿一把腰刀,带常思过巡视到北面壕沟,跳到雪坎高处,扶着珊栏木柱子,伸长脖子往东北方向眺望,火把照耀下,老脸皱纹纵横如刀刻,独眼有深深忧色。

   大冷雪天的,杀千刀的北戎贼子还真出来偷营?

   常思过紧随其后跳上去,他站着比莫兴高出一个头,踮起脚翘首凝神细看。

   东北方向乱成一锅粥,人喊马嘶,火把混杂,好些帐篷在熊熊燃烧,照耀得雪地远近一片跳跃晃动赤色,不知有多少人马嘶吼混战。

   他目力惊人,能透过火光,隐约看到更远处有人影纵跃蹿高,追逐搏杀。

   不时有微微刺目的或赤红、或青色、或淡白的光芒迸发,稍闪消逝在夜空。

   即使隔得如此远,某些光芒闪耀,仍然令常思过感觉心悸。

   常思过已经凭本能掌握这种犀利的能发出光芒的攻击法门,却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没人指点他的发力技巧。

   他还是第一次见识炼体士之间的厮杀,可惜夜空中烟雾升腾阻隔,看不甚清楚,在心中琢磨,该用什么法子,才能对付那些强悍的家伙?

   用强弓偷袭?

   不成不成,弓弦和箭矢破空声,会让炼体士警觉提前闪避。

   以他自己为例,在非修炼状态,五丈内的细微动静都瞒不过他的耳目。

   而且修炼之后,不管是速度,还是反应都不是普通士卒能比拟。

   或许,多张强弓密集攒射,才能伤到炼体士……

   正想得入神,常思过突然听到隆隆沉闷震响,由远及近潮水般滚滚而来。

   是骑兵!

   大量骑兵,才会造成如此惊人的动静。

   稍一凝神倾听分辨,是东南方向。

   雪地在微微颤抖,火光下,渐渐弥起一层雪雾粉尘。

   莫兴呆了片刻,接着脸色大变,跳下雪坎,绕着库房屋檐往东南方向狂跑。

   刺耳的警钟声,后知后觉回荡在混乱营地上空。

   军营里蹿起数道身影,纵跃间三五丈远,往东南方向急奔。

   常思过紧紧跟着老头子,回头看一眼三里外的四荒城,城墙上人影幢幢,刀枪林立,而唯一能看到的东城门洞,却黑黝黝的紧闭,对于下方乱状,似乎没有施以援手的意思。

   隆隆马蹄踏地声伴随喊杀呐喊,不到三十息便冲近营账五十步,左右散开隔着壕沟,一支支沾着油脂燃烧的箭矢,抛射向东南军营,步步进逼压制,射杀壕沟后面守护的士卒将官。

   从后面又蹿出好几十支骑队,冒着军营反击的稀疏箭矢冲近壕沟,抛出一个个驮负在马背上的沙袋,扔进阻隔他们去路的五丈宽两丈深的壕沟内,每骑投完沙袋往两边避让退去,如此循环往复。

   不多时,壕沟渐渐填平,出现两条通往军营的坦途。

   后面又钻出十数组用粗绳拉着顶木的骑队,只几个冲撞,便撞开着火的木珊栏,把粗如水桶的顶木往壕沟一抛,扔下百十具尸体马尸,配合默契地迅速撤退。

   赶到的炼体士面对如此密集的利箭抛射,也不得不往边上暂避其锋芒。

   他们纵然能击杀数十个,又能奈何成千上万的敌骑冲阵?

   何况其中还藏有北戎炼体士,一旦给纠缠住,能否逃脱性命都是两说。

   无数身上插着箭矢,头发衣服着火的士卒挥舞双臂,无助凄厉惨叫,有人选择冒险往雪地上打滚,乱兵奔突践踏下,难有完好幸存者。

   军营两头先后受袭,使得东南方向兵力防备稍有空虚,一时间组织不起有效的攻击抵挡,被敌骑轮流密集抛射,打开了通道,滚滚敌骑,洪水般分做几股涌入军营。

   火箭如雨,倾洒向军营帐篷,火光冲天,喊杀声大起。

   顿时寒风助火威,大火迅速往另两个方向蔓延。

   正在混乱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各自抵挡之际,中军营方向,突然传出震天鼓响。

   五声之后天地为之一肃,紧着变为金锣的“咣、咣”声,三短一长循环不停。

   常思过的记忆中只有擂鼓出击鸣金收兵的印象。

   这又是擂鼓又是鸣金,弄什么玄虚?

   他看到往东南方向涌去救援的士卒们发出长吼,在各自伯长伙长的带领下,转身迅速朝中军营撤退,各个方向的士卒皆是如此,撤退士卒纷纷把手中火把丢向沿途帐篷。

   只最外围的士卒被敌人纠缠,脱身不了,还在做殊死厮杀。

   莫兴掐指几算,再次沿屋檐奔走,吼道:“库房所属,即刻以伍为组,寻翘板搬运箭矢角弓,往中军营方向撤退,快,快!搬运箭矢角弓,撤退!撤退!”

   吼得声嘶力竭,额头青筋毕现,跑了半圈气喘如牛。

   在库房各处守护或巡视的士卒,闻声奔走忙碌,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常思过正要跑去帮忙,莫老头一把拉住,右手拄刀柄着地,喘粗气道:“火把……烧……烧……”

   “哦!”

   这是连库房都要付之一炬。

   常思过忙从珊栏上拽下一支臂粗火把。

   莫兴稍待气息喘匀,扔掉腰刀,取两支火把,从大开的侧门冲进库房,对搬运箭矢角弓装上翘板的士卒大吼:“够了,快撤退!快啊!”

   库卒们手忙脚乱把粗绳往背上一扯,拉着一头翘起能在地面滑走像一个敞开车厢的玩意,五人一组,拉了六车物资鱼贯跑出库房,一个个跑得飞快,甚至颠簸下来一两困箭矢也不顾了,哪有平时半分的散懒惫怠。

   莫老头独眼中露出痛惜神色,最后一狠心,恶狠狠叫道:“烧!都烧了,不能留给北戎贼子。”

   他扣扣索索积累这么点家底容易吗?

   早知是这样,便宜严胖子他们几个还能换些酒喝。

   他实在是想不通,十多年从来没有被北戎贼子攻陷,防守严密的军营,居然如此不堪一击,轻易一捅就破?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闹到要放弃外围收缩防守的地步,闻所未闻的事情就这样活见鬼发生。
这次我要做执刀人最新章节https://www.mrsjxs.com/zheciwoyaozuozhidaor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开局觉醒了神话级赋灵我在诸天传播互联网非凡扭曲者穿越初唐从上吊开始从与关雎尔相亲开始开局成了女帝的云养仙侣忍界传说,木叶签到五年我真的只是个网红都市影视大赢家重生从2013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