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梦入神机小说网 > 无限之至尊巫师

六百二十五章

无限之至尊巫师 | 作者:无境界 | 更新时间:2020-09-16 20:28:5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都市逍遥邪医最强黄金眼不死武皇武炼巅峰重生之商界大亨都市透视小神医都市超级天帝王的女人谁敢动帝火丹王
  这次突袭芬里斯岛,三叶草公会战团的战士不足3000人,没有辅兵,没有后备队。

   这样的规模和队伍结构,玩的又是一波流,一般是不被人们看好的。

   理论上别说是跟天灾军团这种超一流的敌人开战,就是攻克由积年老匪守卫的岛塞,恐怕都难。

   渡水时被床弩土炮之类的武器杀一批,翻越城墙时又被以逸待劳、占据地形优势的守军杀一批……人还能剩多少?士气呢?

   凯尔达隆在法尔肯王国军加入前,就发生过登岛作战大失败的战例。

   灭敌心切的联军组织了一次规模近万的登岛作战,结果在天灾军团诅咒法术、白骨箭雨、水怪及飞行怪的夹击下,损失惨重。

   天灾军团甚至故意放一部分联军登岛,从而吊着联军,达成不断灭杀其有生力量的目的。

   联军进退维谷,向前无力,后退又不舍得这靠不小的牺牲换来的‘成果’,直到伤亡数字触目惊心,才意识到中了计。

   接下来,就演变成了一场突围战。一如当初乌瑟尔和阿尔萨斯他们中了陷阱突围时的情形,岸上的人想要接应他们,也很难使得上力,天灾军团见他们要跑,自然是火力全开,天上水下联合绞杀,情势那叫一个惨。

   后来指挥该次战役的指挥官内疚自尽了,可这除了证明指挥官的无能,对军心士气的恢复并没有太多帮助。

   自那之后,再没人提过登岛作战,倒是有人异想天开的问能不能让法尔肯王国将铁甲舰逆流开进达隆湖,用舰炮轰击。

   精灵们搞出的那个土建战术,就是在急策乏力的背景下,提出,进而被通过的。既然不能迅速的解决问题,那就稳健的一步步来,大势在联军一方,此消彼长,终归是能赢的。

   洛丹米尔湖的和达隆湖的面积差不多,只不过中央区域的芬里斯岛,没有凯尔达隆那般险要的地形地势,而是一个大半圆的环岛,其中面积大的岛有三个,其余都是岛礁级别的。

   即便如此,快速跨越宽阔的水域,投送足够的兵力和攻城武器,仍旧是个难点。

   泰瑞纳斯在得知对北流堡发动夜袭战的天灾军团,竟然来自芬里斯岛后,很是咆哮了一番,大骂领主忘恩负义,叛国反人类。

   为什么一向显得很镇定的国王如此失态?

   因为他拿那里几乎是完全没有办法。

   洛丹伦王国目前的情况非常窘困,就连应对由诺森德杀至的天灾舰队,都是扯着大义的旗帜玩众筹才凑够了军力和物资,哪里还有余力再开一个凯尔达隆围攻级别的战场?

   可之前的深刻教训已经让他明白,越是心急,越是容易出现大漏洞,被敌人针对利用。

   所以他是又气又急,不明白前几年还看起来花团锦簇的王国,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这般的千穿百孔。

   然后就听闻三叶草公会战团攻打芬里斯岛了。

   说实话泰瑞纳斯是挺乐见其成的,并且心中暗暗感激凯恩。

   国王的感激有时候值钱,有时候不值钱。这次算是值钱的,因为凯恩不出头,泰瑞纳斯最终也只能是舍出老脸去求,泰瑞纳斯估计,以凯恩的智慧,是明白这一点的。

   可感激归感激,在大略的了解了三叶草公会战团的规模以及行动方案之后,泰瑞纳斯还是挺担心的。

   人数不足,还是一支轻装部队,就算借助达拉然法师们的力量和新奇的载具,顺利的完成了跨湖这道难关,却还有坚城和巷战呢,天灾军团的战斗意志可是十分顽强的,打到最后一兵一卒那种,泰瑞纳斯很怀疑血肉之躯的人类,在意志上能胜过那些没心没肺的傀儡。而就算意志坚如铁,也还有整体实力比在那里摆着,一个能打几十个?莫非凯恩手里的战力,都是天兵天将?

   而后继的即时战报告诉他,不是天兵天将,却也差不多了。

   人家三叶草公会战团,敢于开战,是真有把握,而不是无奈之下的不计代价强操作。

   一句话总结,过硬的专业素质,加上合适的工具和战术,那么就攻无不克。

   渡水就不说了,就说这开城门。用的可不是圆头巴脑的大炸弹,也不是堆城门底下就完事。

   那样太低效了。

   人家用的是贴在城门上的奥术环切炸弹。

   这种炸弹会在激活后,呈放射状向周边蔓延光线,并在光线的终端形成奥术光点。

   奥术光点,才是真正的爆炸的发力点,并且这种炸弹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节。像这次的炸门,就是三枚合一,奥数光点的位置设定也调节过。

   爆炸声并不如何响亮,场面也远谈不上壮观或宏大,但实际效果却非常的好。

   门楼没跨,城门没塌,就是在原有的门上又开出个内门,宛如用强力的激光切割机削开一闪门似的,厚重的门板轰然倒塌,早有准备的尖刀部队随即冲了进去。

   还有一部分战士,早在城门打开之前,就已经靠着魔法抓索,先一步翻越城墙进了城。

   这些战职为刺客的战士,内部称呼是狂徒。

   个个桀骜,但技术是真的很高。

   他们的武器配置,是砍刀或手斧+魔法火铳。

   冷兵器没上呢么好讲的,那火铳则有点意思。

   其实,说它们是魔杖也是可以的,只不过它们更傻瓜化,使用门槛极低,普通人都可以用。

   这种武器目前已经小批量的外售,以便通过更多的用户使用,反馈信息,进行调整和改进。

   最密集的使用该武器的地区和组织,是诺森德的共济会。

   那里冷战不断,且仍旧有开荒嫌疑,武装冲突频发,是较为理想的武器试验场。

   三叶草公会战团的狂徒们装备的魔法火铳,是以圣光能量为核心的专业制式武器,射击效果像是霰弹枪,锥形喷冲,近战威力强劲。

   它的一大特点,就是发射后自行充能,无需上弹。

   狂徒们都是佩戴好几把,玩的溜的能掐算好每把火铳的充能时间,配合格斗战技使用,不时从身上不同位置的枪袋中拔枪射击,仿佛火力无限,而且对手也很难预测其下次会以怎样的方式出枪。

   飞檐走壁的狂徒们,可不是只会耍酷耍帅的浪战士,他们不但拥有即时通讯,可以知晓彼此位置,相互配合,又或时不时集中干一单大活儿。还有把信号枪,可以不时的呼叫火力支援。

   而与之配合的,是在战场之外布列的魔法炮阵列。

   龙人,以及达拉然法师们,在完成传送门建设后,就一直搞这个。

   魔法炮阵列开起来就像是复杂的立体魔法阵中放置了大型烟火发射器,就是那种一墩一墩,细看有很多管的烟花墩子。

   另外一个跟寻常魔法阵不同之处,在于这些阵列之上数十米的空中,有氤氲的奥术能量云,在不断翻滚卷当,凝而不散。

   每当有人呼叫火力支援,就会有魔法炮向空中喷射弹丸。弹丸射入奥术能量云后,并不会穿透,而是会出现在被信号枪标注的目标的头顶上空,然后如雷击办垂直落下,轰然爆炸。其威力,相当于150mm榴弹炮,外加圣光伤害。

   狂徒们有了这‘当头炮’,就具备了攻坚,又或打击聚堆目标的能力。

   这样部队,这样的打发,自然是看的泰瑞纳斯等人目瞪口呆,很多人都有种眼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仗还能这么打!

   其实,这种轻装突袭,但不乏重火力精准打击能力的战术体系,实现难度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大,主要还是思路和理念。与之相比,这个世界的那些战术,的确实现的单调和呆板了些,有种拿着高科技,打老式战争的感觉。

   芬里斯岛上的天灾军团自然也注意到魔法炮阵列了,毕竟空中发光的奥术能量云还是很显眼。

   并且天灾军团也有智商在线的,很快就将之与狂徒们使用的那种‘圣光雷霆炮’(它们的称呼)联系到了一块儿。

   面对这样的威胁,自然要尽力解决,否则这仗根本没法打,战兵刚一集中,就被炸的鸡飞狗跳,分散开来又根本不是老练且装备精良、战术多样的三叶草公会战团战士们的对手。

   于是它们派出了为数不多的石像鬼和天灾蝙蝠,试图用瘟疫炸弹破坏魔法阵列。

   结果迎头遇上了三叶草公会战团的奥爆蚊,损失惨重。

   天灾军团泰兰努斯部的空中力量一直薄弱,这是因为即便是在这个世界,想要培养大量的空战单位,也需要足够广阔的蓝天牧场。简单的说,飞翔也是需要联系的。

   泰兰努斯一支是潜伏发展的,饲养大量的空兽,很容易暴露。

   凯恩自然没有这方面的困扰,但他对这个世界主流空魔兽的气动结构不屑一顾。

   用他的话说:不符合充分利用空气动力学的构架外形,全靠元素之力弥补。

   这种一半靠翅膀,一半靠魔法的空兽,的确是琳琅满目,也符合高魔世界的环境,却不对凯恩的胃口。

   凯恩认为,元素之力,并非是个泛用的常量。

   都不需要走出这个世界,就有很多区域缺乏这种力量,又或充溢着相斥的元素力量,由此,这些空兽往往看着威武霸气,实则应用范围很窄,包括巨龙,也存在这种问题。

   利于飞行的元素之力,是风元素(气)。

   与之相斥的,是土元素。

   偏偏土元素是这个世界分布最广,含量最高的元素力量,然后是火,水则和风差不多。

   这就使得空兽们经常遭遇落地凤凰不如鸡的尴尬。

   更何况,在艾泽拉斯,元素们,可是站在上古之神那边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凯恩自然是不肯将就,在一个没有未来,最多只能算过度的产品项目上投入精力和产能。他手中的那些牌,缺乏空战力量,这也是一大原因。

   缺乏,并不等于没有。

   凯恩自然很清楚空中力量的重要性,于是,奥爆蚊就应运而生了……
无限之至尊巫师最新章节http://www.mrsjxs.com/wuxianzhizhizunwu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能看见犯罪分子在在霍格沃茨读书的日子我真不想打职业在霍格沃茨读书的日子霍格沃茨的邪神拯救全球我真不想当圣师三国之冠军侯遇事不决开个光霍格沃茨读书的日子